当前位置:主页 > G梦生活 >《思想坦克》选后检讨:以荒腔走板的NCC为例 >

《思想坦克》选后检讨:以荒腔走板的NCC为例

《思想坦克》选后检讨:以荒腔走板的NCC为例

本文作者为冯贤贤,原文标题:选后检讨:以NCC为例,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九合一大选后,风和日暖,阳光灿烂。刚割过草的公园里,空气释出青草的芬芳。人们欣赏着街头艺人的音乐,小孩戏水,宠物晒太阳。在这个曾经长期戒严的国度,自由彷彿已是天经地义。但在亲中阵营大胜后,许多人惊觉台湾为期三十年的自由民主突然陷入空前脆弱状况。有人说,是战场开太多,得罪了太多既得利益者。我看,是改革欠缺决心与谋略,统治之道与术两头落空的结果。

道是核心价值,术是执行能力。有坚定追求的理念目标,才可能有卓越的执行力。民进党二次执政后,有根据一套核心价值来安排国家重要职位的适当人选吗?大家见到的是民进党政府在自己人的小圈圈里权力分赃,对于佔位者没有赋予改革的明确任务,已致许多人吃相难看,行径离谱,在各个领域引起民怨,不仅错失改革时机,更造成人民对政府丧失信任。

以负责电信与媒体监理业务的 NCC 为例,过去两年半的表现可谓荒腔走板。选后 NCC 在 12 月 5 日急巴巴通过了疑点重重的中嘉系统交易案,等于是执政的民进党打脸在野的民进党。故事要从 2012 年民间发起反媒体垄断运动说起。当时民进党在野,由柯建铭总召在立院办公室邀集专家研议修法,接着民进党在 2014 年初推出《反媒体垄断法》,并由当时主席苏贞昌召开记者会宣示立场,有效箝制了国民党主政的 NCC 在中嘉系统併购案中对不适格的业者放水。

2016 年民进党选举大胜后,党智库再次将《反媒体垄断法》搬上台面,邀请相关领域专家密集开会,一再精修法案条文,最后在执政前夕拍版定案。

本以为这部法案在 NCC 委员换人后很快就会走完程序顺利立法,结果《反媒体垄断法》在 NCC 昏睡至今,府院没有责任吗?就算是独立机关,主委也是政治任命,怎可能由她任意而为?说实在的,民进党做在野党相当称职,比国民党做在野党的表现好太多。可是一旦执政,怎幺就国民党上身,只想着收买媒体,在可以控制的媒体安插不适任者做政治酬庸,并让 NCC 变成护航业者的废物机构?

近日民进党立委段宜康不断批判 NCC 疑似对此次卷土重来的中嘉系统交易案放水。段宜康提出的质疑包括,此交易案银行贷款金额高达 91.46%,金钱游戏玩的离谱;还有背后隐藏了「频道大亨」的资金,疑似垂直垄断。

《反媒体垄断法》草案中明订,禁止系统与无线电视或新闻及财经频道之整合。

据了解,段委员所言之「媒体大亨」确实存在,且拥有新闻频道,则显然构成反媒体垄断法草案之禁止要件。对此,NCC 有调查清楚吗?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原本民进党智库版《反媒体垄断法》草案中明订,整合审查準则包括「媒体产业之健全发展暨资金来源之健全、自有资本适足率」。而在 NCC 通过的草案版本中,「资金来源之健全、自有资本适足率」这幺重要的把关原则竟然被悄悄删除了!中嘉交易案的买方胆大妄为到规划贷款将近 92%,几乎做无本生意,难道不是 NCC 放水纵容的结果吗?

其他疑点包括最大投资者「宏泰教育文化公益基金」并无「媒体经营」业务,也不该进行商业投资,其主管机关法务部与目的事业主管机关教育部都曾提出反对意见,NCC却一意孤行。独立机关俨然成为失控机关。

再看选前的诸多新闻报导偏颇乱象以及开票时疑似灌票的老把戏,NCC并没有依法针对电视新闻违法的部分进行处理与裁罚。

而在网路社群媒体大肆流传的各种假消息,也在此次选举中验证了其效力。NCC 主委却不断强调,这不关 NCC 的事。《通传法》第一条说的很清楚,NCC 的任务包括「促进通讯传播健全发展」、「维护媒体专业自主」、「确保通讯传播市场公平有效竞争」,针对台湾新闻频道内容违反新闻专业、媒体经营者常态性干预新闻、有线电视系统业者只有垄断没有竞争的局面,过去这两年多,NCC 做了什幺?

《思想坦克》选后检讨:以荒腔走板的NCC为例

媒体品质与民主品质成正比,即便是在数位汇流时代,新闻媒体仍然扮演着作为重要新闻资讯来源的关键角色。但台湾许多新闻媒体,并未保障民众知的权利,不仅没有提供正确、完整、公正的新闻,反而与操作假消息的势力合流,成为分化社会製造纷乱的民主加害者。他们如此放肆,不就是 NCC 纵容的结果吗?现任 NCC 主委,在业界以乐做公关闻名,放着重要业务不做,包括修《NCC 组织法》以便将网路平台业者的管理法制化,却积极地送出一部全面向业者倾斜的《数位通讯传播法》,急着立法保障业者不受节制的现状,法案精神与目前各国纷纷研议立法有效管理网路平台业者的国际趋势背道而驰。选后急着放行诡异的中嘉交易案,更是严重向业者倾斜的明证。

光说用人不当是不够的。说穿了,NCC 这位主委之所以能够在众人侧目下稳坐高位,难道不是反映了民进党政府根本无心推动媒体改革,无意让 NCC 落实它的核心任务吗?

选前选后,就在 NCC 对于网路传播的假消息置身事外之际,行政院及民进党智库已针对网路假消息及新闻媒体乱象做了许多讨论,举凡《国安法》、《NCC组织法》、《数位通传法》、《卫星广播电视法》、《无线电视法》、《选罢法》等都需要做适度修法,以弥补烂新闻、假消息、媒体恶老闆等乱象对民主机制造成的危害。这些都还来得及做。

中国对台渗透在上述战场不断攻城掠地,光是中国统战部每年对台湾媒体与文化的统战费用就高达 100 亿台币,而民进党却任由战略战术空洞化。不论就国安层次的民主防御,或是改善台湾民主体质的补气要务而言,媒体与网路都是主战场,不能轻率以对。中嘉案还传出中资介入的重大国安疑虑,NCC 却假装没事。

民进党政府必须以 NCC 治理的失败为戒,该补救的赶快补救,该换人的赶快换人,一点一滴重建人民对政府的信任,才有可能走出困境。

《思想坦克》选后检讨:以荒腔走板的NCC为例

历史发展非常弔诡,2012 年民间针对旺旺集团併购中嘉系统的交易案所发动的反媒体垄断运动,连结 2014 的太阳花运动,最后掀起海啸,造成 2014 与 2016 年国民党的选举大挫败,民进党因而重返执政。才两年多,竟然就爆发中嘉系统最新的交易案疑似踩到垄断红线、NCC 却放水的大风暴。中嘉交易案是面照妖镜,显示民进党信用破产,对于媒体垄断与国安威胁轻薄以对。后续公平会及投审会的审查是否能够踩住煞车,考验着民进党政府的决断。是招惹更多民怨,还是守住基本价值?我们且密切观察。

相关新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