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G梦生活 >在37000英呎高空上畅饮葡萄酒 (2002.10.11) >

在37000英呎高空上畅饮葡萄酒 (2002.10.11)

以上,是发生于三万七千英呎高空上、机舱里、餐车旁,我与空服员的对话。然而,请别误会,我可不是酒鬼哟!我只是单纯地喜欢葡萄酒,同时也始终把飞机上视为另一可以放怀享受葡萄酒的地方,如是而已。

细说其中原因,除了机上葡萄酒完全免费,以及长程飞行实在无聊,利用飞机餐时刻慢腾腾喝点葡萄酒,刚好培养点闲情逸致杀杀时间,一不小心喝多了,还可以全无负担倒头便睡之外;这两年,由于葡萄酒风潮的崛起、以及消费者的高度重视所致,航空公司的酒单越开越用心越精彩也是原因之一;对此,不少旅行或葡萄酒相关杂誌还一年年举办机上葡萄酒单的评选,名列前茅的航空公司往往好像戴上了什幺品味光环,成为酒客们津津乐道的讨论对象。

特别是,不管是经济舱喝开心、商务舱喝门道,遇上体贴的航空公司,事先附送的饮料单上还常详详细细地把各个酒款的身世特色气味口感写了个清楚,不仅足够让你在放饭前先依照菜单上的料理项目、再三左右斟酌一下待会儿究竟选什幺酒来配菜的好;还兼能藉此多长点葡萄酒见识。

在37000英呎高空上畅饮葡萄酒 (2002.10.11) 新加坡航空商务舱的飞机餐与葡萄酒

以我自己来说,便拥有过几次不错的机上葡萄酒体验。比方说,前阵子的一趟纽西兰出差之行,素来喜爱纽西兰葡萄酒的我,早听说纽西兰航空上头供应的自是各色当地酒款,再加上去程幸运升等为商务舱,当然是早就摩拳擦掌磨刀霍霍,準备放怀畅饮一番。

好容易捱到晚餐时刻,或许是看出了我对葡萄酒的高度期待吧!十分和善的空服员在我挑选酒款的同时,还十分热心地参与意见。而所选出的两款酒:来自南岛Nelson产区的Sauvignon Blanc 2000年份,以及还蛮知名的Church Road的Cabernet Sauvignon 2000年份,前者,非常纽西兰典型的澄澈芬芳青草气息极是宜人,和爽口的橄榄油烤茄子前菜蛮速配;后者,则在此品种特有的浓郁袭人里,尚流露着细緻却悠然的气质,果然不负所望。

之后不久,因工作原因前往新加坡航空在当地的空厨所在地,面晤了负责葡萄酒相关採购事宜的主管,则让我更进一步了解了一份航空公司酒单的生成,背后的种种複杂程序与来由。

和其飞机餐料理的成形概念相似,向来颇强调延聘名家参与机上餐饮的设计与决策的新航,在葡萄酒单的部分,也大手笔延请了来自伦敦的Steve Spurrier、来自美国的Anthony Dias Blue、来自澳洲的Michael Hill-Smith等三位在国际酒坛间赫赫有名的酒评家前来执掌选酒大计。

据说,选取的过程是,一年举办两次品酒会,每次以「blind testing」 (先把酒标示都遮盖起来再一一试饮)的方式品嚐约900余款由各方酒商提供出来的红白酒与香槟,从中选出整体表现较佳、且适宜于机上饮用的葡萄酒来,再交由航空公司这边进行最后筛选与採购的动作。

在37000英呎高空上畅饮葡萄酒 (2002.10.11) 新加坡航空的选酒

新航这边的人员说,这里头,除了品质与专家建议之外,其中考虑因素还有像是价格、产量、乘客的品牌预期与崇尚心理、传统产区(如法、义、西、德等地)与新世界产区(如加州、澳洲、智利、南非等地)之间的平衡比例、以及高空中因压力关係所产生的味觉改变状况……等;另外,不同地区人们的不同喜好,比方欧洲人喜欢较dry、较严谨的葡萄酒,东方人则喜好浓郁、偏甜的口味,也需一一列入考量,十分複杂。

也所以,来回两趟台北-新加坡班机,我自己的观察是,也许因为属于纯然东南亚航线;所以,商务舱的酒单里,以白酒部分为例,分别是两款德国Riesling,一款混合了Chardonnay、Semillon、Viognier、Muscat等偏向愉悦风格的葡萄品种、蛮特殊的加州酒;感觉上的确是考虑了各方缘由、且非常典型地从亚洲客的喜好为出发点的独特选择,印证之前的所闻所知,格外令人印象深刻。  


在37000英呎高空上畅饮葡萄酒 (2002.10.11)


★ 【新书】《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正式推出!
在37000英呎高空上畅饮葡萄酒 (2002.10.11)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二三十年点滴累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