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O生活派 >为了竞争力才培养的国际观,是跛脚的国际观 >

为了竞争力才培养的国际观,是跛脚的国际观

从选举广告到英语补习班都铺天盖地地跟你讲:「国际接轨」、「语言力就是你的竞争力」、「国际视野、全新感受」,听起来很潮、很牛逼、很高端大气上档次。但是没有人花钱买广告来告诉你国际观是什幺,甚至没有人真的在讨论国际观是什幺,我们只讨论到它能不能当饭吃为止,噢,还有「国际观」的英文是什幺。

〈太多被扭曲的国际观,或说,去你的国际观〉这篇文章去年爆红,他的论点大约如下:

    培养国际观不用出国 不用英文好也可以有国际观 国际观跟竞争力没有关係 台湾人所谓的国际观其实带有偏狭的歧视 国际观也应该包含国际关怀

我能够了解一、二;同意四、五。至于三,作者自己也把国际观这个词当做外语能力,观点混淆了。我们先跳过,来看作者知名一百倍,但是文章倒不是特别出名的〈请问雅典在哪里?──谈台湾的「国际化」危机〉,作者是写《野火集》的龙应台。

她的文章刚好只讨论到竞争力,而且同样反对光靠学英语和出国就能有国际观,理论上跟前一篇刚好互补。可惜龙应台一向都用丰美的文笔把问题描述得生动,解套方式也一如往常地草率。更可惜的是,她看这个问题的视角很不巧地非常小,小到缺乏国际观的程度。她只使用了台湾人的焦虑来看世界,所以只看到缺乏竞争力这个小点,只比利用台湾人的焦虑来打广告高级了一丁点而已。

给出定义或描述并不容易,先参考一下既有的说法。

例如大前研一:「知道世界发生什幺事,并且对这些事有提出观点的能力。」和刘必荣:「学外文很重要,对国际事务、国际文化有相当的敏感度与一定的兴趣也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要有一个分析国际情势的架构。 」

大前研一的意见,照例是给想抓住趋势、利用趋势的人的实用指南,所以不包含兴趣和态度;而国际谈判专家刘必荣的意见,刚好是充满研究精神,但不直指这项能力对你的生活有什幺影响。

我的意见是,先从「缺乏国际观」是什幺状况,回推国际观是什幺,以及怎幺培养国际观。放心,我不会耍赖,文章结束前会具体回答。

缺乏国际观的问题,不是发生在明白自己无知的时刻,而是发生在不知道自己无知的时刻。

为了了解自己在什幺时刻很无知,得举几个例子:讲到荷兰,如果只想到乳酪、风车、郁金香,这种别人花钱买媒体曝光,用来餵食你的旅游广告内容,而不是你自己花力气去了解,荷兰的农业技术在世界首屈一指,或者阿姆斯特丹艺穗节在九月,这种基于兴趣而主动搜寻的资讯,你对它的了解还是挺缺乏国际观。

再举例:「这种事情要是发生在国外,早就道歉下台了。」或「外国媒体一面倒地支持台湾成为 WHO 观察会员。」这种表达方式,是基于无知,而不是有识。因为所所谓「国外」或「外国」是一种排除性的负面概念,不只非常不精确,还会让人以为自己已经指涉到了一些对象,反而阻挡自己进一步了解的求知欲。如果第一个句子里的「发生在国外」指的是中共总书记,就很难成立;在瑞典的话就有可能得多。

再来看一下「国际」这个很混淆视听的字面。一来让人觉得国家是关注的基本单位,二来让人以为只要跨出国界线就够了(不就跟「国外」这个字眼的效力一样吗?不确切知道长什幺样,但总之不在我们身旁),三来把排除国内或本土的资讯视为理所当然。

举个例:加尔各答的人类学家,深入研究东旁遮普的嫁娶礼俗,在东旁遮普省脱离印度独立后,就会成为国际观深厚的学者,不然就只能算是在地深耕吗?我建议这层讨论以「社会」为聚焦单位,而不是地理区或国界线。而穆斯林社会是可以在一个城市、一条街上,甚至一个家庭里,和犹太社会共存的。

在直接切入什幺是国际观之前,最后一个思考实验:如果你出生在突尼西亚、芬兰、哥伦比亚、加拿大、新加坡,你会对台湾(或任何你持有护照或长期居住的地区)有特别深的情感吗?会觉得这个地方值得你特别关注或探究吗?如果不会的话,请了解其他人也不会,所以不要对其他人不了解你的国家而感到委屈。也不要只因为自己对这个社会最熟悉,就一切都以自己所熟悉的价值为标準,轻易批评其他文明很奇怪。因为不管是在公共场所席地而坐,或者长辈去住养老院,都不是道德问题,只是习惯和偏好。因为自己不吃辣就批评别人吃辣,很不文明,也很不聪明。

综合以上,我认为:了解在身处的社会以外的社会的能力和兴趣,是所谓有国际观的基本条件。而主动取得资讯的技能,是培养这种国际观的关键技术。因为我们已经无法阻止不同社群在生活中日渐频繁地接触与摩擦,这幺做的目的是减少自己基于无知来做判断的恶性循环。

从定义到实践的距离很长,先让我举个远方的例子:委内瑞拉前总统查维兹在任时支持率 93%。

    委内瑞拉干我屁事? 查维兹下台啰?(对,他死了,在当了十四年总统之后) 这种支持率,一定不是真正的民主国家啊!(基本上委内瑞拉是) 这个违宪的家伙支持率居然这幺高,委内瑞拉人是怎样? 靠卖石油赚的钱做社会福利可以得到这幺高的支持率啊! 看来公共住宅、国营超市的政策真的打入人心。 所以7%那些是什幺情况?

我希望你的反应比较接近后半的选项,而不是前半的选项。

再举个身旁的例子:一到假日,火车站挤满外籍劳工,全都席地而坐。

    驱离个几次就不会再来了吧? 都无法可管了吗?一堆外劳佔据交通枢纽耶! 坐在地上很没文化耶!
    (汉人在唐朝之前也在坐地上,而且唐朝是胡人的政权) 就不能把蚊子馆改建成外劳中心,让他们去那里聚会,不要占住车站吗? 所以台北车站大厅假日白天平均有多少东南亚外劳在那边聚会? 他们在车站都在干嘛?没有其他更适合的地方可以去吗? 为什幺每个城市的外劳都是在火车站附近聚集? 其实外劳比我们更怕触法,外劳聚集处治安反而不坏。 那些被台湾僱主束缚的外劳,假日可以出来透透气、跟朋友聊聊天,真是太好了。

一样,我希望你的反应比较接近后半的选项,而不是前半的选项。

举完例子,可以来看一下实践面了。如果你对欧债危机的反应是:欧洲人太喜欢放假,工作不像亚洲人这幺卖命,竞争力才会降低。请试着主动了解三件事:希腊公务员薪资占GDP百分比、2000~2007 西班牙外债成长、南韩自杀率。从方方面面了解后,应该就不会只从信用破产影响到你买的基金行情来看待欧债危机了。也希望可以跳脱这种机械製造业的思维:花在生产上的时间成本愈高,就能创造愈多价值。

国际观是一种对世界上其他社群的关怀能力,但是这种关怀若不基于了解,就会可能会像默默为子女依照自身期望一手安排未来的父母一样可怕。所以才说,获得资讯的能力也非常重要。

至于学外语对增进国际观有无帮助,我的答案是绝对肯定的。尤其网路上非常多都是英语资讯,英语真的很重要。不过英语教科书或教材反而不是好的学习工具,新闻、电影、漫画、小说、歌曲,这种你本来就会主动去看的资料,在生活中养成掺入外语资料的习惯,比什幺都有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