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G生活的 >许鸿炎:把梦种下总会有一天丰收 >

许鸿炎:把梦种下总会有一天丰收

许鸿炎:把梦种下总会有一天丰收每个人心里一个一个梦,用它来做什幺?每个人心里一亩一亩田,用它来种什幺?许鸿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直闯孕育了20年代盖希文(G.Gershwin)、40至50年代汉默斯坦二世(Oscar Hammerstein II),80至90年代安德鲁洛伊韦伯(Andrew Lloyd Webber)等大腕音乐家,让众星奉献一生才华之地;凭着一股傻劲而成功将百老汇的种子散播在一亩一亩田地上,用一群大马人结合的百老汇梦来浇灌田地,看着它开花结果,也要一直等到它开枝散叶为止。别让梦想沉睡脑海百老汇大道(Broadway),这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一个名词。这条大道早于1811年,美国纽约市进行城市规划之前已存在,而百老汇歌舞剧则源于19世纪中叶,如过江之鲫的音乐家/歌舞剧大师,在此地成就了一齣齣划时代的好戏,如今,琳瑯满目的经典名剧在此地上演,百老汇大道俨然成了美国现代歌舞艺术、美国娱乐业的代名词。对自幼即热爱音乐的大马百老汇学院(Broadway Academy)董事经理兼执行编导许鸿炎(Casey Koh)来说,心中一直怀着一股蓄势待发的冲动,他不但要把百老汇歌舞艺术与剧场带到大马,还要把演员全换上大马籍演员!“我都在想,是不是可以让《歌剧魅影》(Phantomof the Opera)、《西贡小姐》(Miss Saigon)、《猫》(Cats)这些经典百老汇音乐剧目,都由大马人来担纲演出呢?”“可是,每当我向身边人提起这件事,大家的态度冷淡且迴避,再不然,就是祭出诸如没有足够表演者等等诸多理由。”果真那幺难吗?他心想:如果我们不曾一试,又如何知道不可能呢?当他眼见亚洲邻国如日本、韩国乃至菲律宾等国,都成功将百老汇音乐剧的表演者本土化时,蠢蠢欲动的百老汇梦想完全不受外间的影响,他继续与人把梦言欢。直至2006那年,机会来了!“我成功申请到泰国皇家玛希隆大学(Mahidol)的奖学金,动身前往这所大学修读表演艺术硕士课程时,给我结识了一些泰国朋友,我与他们分享这个梦想之余,还建议征召东南亚演员作为主力。“你知道吗?当对方听了我的说法后,竟然愿意资助我到百老汇的经费。”比中了彩票还高兴的他说:“探寻百老汇庐山真面目是我的梦想,但是碍于旅费昂贵,使我一直都望而却步!”他的经历告诉大家,如果你爱你的梦,就要敢敢说出口,否则它就只能永远沉睡在你的脑海之中!百老汇朝圣每年成千上万、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到纽约,只为了一圆百老汇的戏梦,在这个音乐与戏剧交集的地方,细细品味每个大师的创作风格,徜徉在时光交错的音乐时空当中。然而,许鸿炎有机会去一趟纽约百老汇朝圣,岂只看一场音乐剧就算满载而归?他志不在此,他有更远大的抱负!“在纽约期间,我拜会了好些音乐剧的导演、古典魔幻音乐剧《魔法坏女巫》(Wicked)的一众演员、《妈妈咪呀》(Mamma Mia!)的编舞者,还有其他音乐剧目的编导。”他简直不敢相信百老汇的精英们就活生生站在眼前。“见过他们之后,我告诉对方自己的想法,要让大马演员将百老汇精髓带出来,我知道大马有很多优秀的舞台剧演员,他们一定做得到的!”完了以后,他一脸腼腆地向对方透露:“我只有梦想,却没有足够的金钱去进行这件事。”他甚至向对方讨教,如何在经济拮据的情况下,促成此事?在与百老汇等人商榷之后,对方异口同声地说:“这件事有机会落实的!”轻轻的一句话却重如敲钟,敲醒了许鸿炎沉睡已久的梦,他彷彿已经看见自己遨游在百老汇丰润的大地上!天下第一歌舞剧金字招牌“刚开始时,我真的不曾想过要用回‘百老汇’这个名字。”在洽谈的过程中,由于对方希望在大马建立起品牌,所以毅然决然让许鸿炎把这金字招牌飘洋过海地给扛回来,许鸿炎惊呆了!“对我们而言,‘百老汇’是多幺神圣呀!”这是一块经过加持的百年老字号,有了它似乎等于是成功踏出第一步,事半功倍,至于为何后来加上“学院”这字呢?“学院,意味着我们会以专业的视角来经营歌舞剧艺术,包括提拔更多歌舞剧演员、共同营造本土的艺术氛围。”在这趟纽约朝圣之旅,是他对歌舞剧大开眼界之程,他兴奋地如数来宝般悉数其丰富收穫,“经他们详解后,我终于知道如何经营一间百老汇音乐公司、如何商榷歌舞剧的经营权、有哪些剧目适合大马的群众等等。”他认为,这趟纽约行更像是发现之旅,发现大马歌舞剧环境有哪些缺口需要填补,从而打算把纽约的新颖概念及手法引进国内。唱出平易近人经典百老汇歌舞艺术如何在流行音乐充斥的世界里,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许鸿炎又如何对它在大马落地生根持着乐见其成的看法?“目前来说,大马的舞台剧多以英国伦敦的歌剧风格为主,而纽约百老汇的特点是兼具古典与流行的特色。”“百老汇舞台上所唱出的经典名曲,一般都成了热门音乐的长青歌曲。”他举例说,在即将重演的《吶喊!SHOUT!》音乐剧里,就为观众呈献多道恣情丰沛的老西洋歌曲,包括了西洋歌曲如露露(Lulu)的《吾爱吾师To Sir, With Love》、佩托拉克拉克(Petula Clark)的《慾望城市Downtown》、达斯汀的(Dusty Springfield)的《你不必说你爱我You Don’t Have to Say You Love Me》等等,“这些都是陪伴我们长大的西洋歌曲,必定能引起群众的共鸣感!”另外,百老汇歌舞剧一般在富丽堂皇的舞台布景下,採用现代科技手法,再配合音响与灯光,使得舞台表演变幻莫测,“这都是我们应该学习的新颖打造舞台手法。”当台上演员载歌载舞,台下观众亦听见如醉如癡,说明百老汇歌舞剧具有很强的观赏性与娱乐性,集艺术与大众品味于一体,“可以预见这将吸引大马歌舞剧群众的目光。”他还在此处向我们速速预报,未来的日子里,百老汇的名作《寻梦女郎Dreamgirls》、《尸变Evil Dead》、《仙乐都Xanadu》、《摇滚年代Rock of Ages》都会一一在大马闪亮登场!首炮演出一鸣惊人自去年10月份成立大马百老汇学院后,《吶喊》是许鸿炎首个引进大马的百老汇舞台剧。此部《吶喊》音乐剧由菲利普佐治(Philip George)和大威卢文史坦(David Lowenstei)联合编导,他们俩一手包办作曲作词。此剧于2000年在纽约公开演出,尔后,被搬上伦敦杰米街剧场(Jermyn Street Theatre)演出,正是在这个地方,《吶喊》入围伦敦戏剧资讯网站的最佳音乐剧候选名单,该网声称这是一部真正让人吶喊的音乐剧……演员用强而有劲的舞台魅力,真会令你大吃一惊!许鸿炎忆道,当初百老汇向他展示一串长长的音乐剧剧目时,他最终敲定《吶喊》为他返马后首度出击的试金石,皆是因为它具有双低――风险较低、成本较低!“这个音乐剧就只需要5名女演员,无疑减少成本开销,此外,此剧有多首大马群众耳熟能详的歌曲,容易得到群众的共鸣,这可以将入场率的风险降低。”如今看来,他果真是神机妙算,今年7月份《吶喊》在吉隆坡节中作首演后,群众的反应相当受落。在重重的重演声浪下,《吶喊!》如今才有机会再度搬上吉隆坡的舞台,之后,此剧还会到马六甲(11月)、沙巴(明年1月)、槟城、霹雳及柔佛各州的主要城市,进行全国巡迴公演。作为这部剧的音乐总监,许鸿炎希望起到一种抛砖引玉的作用,“我们陆续把百老汇歌舞剧带到大城小镇,甚至偏远的沙巴、砂拉越,在这演出过程中,其实是带动当地的音乐剧平台,提昇地方性的音乐剧层次。”未来,《吶喊》甚至会冲出海外,陆续前往新加坡及菲律宾演出,这丰富的实践经验,绝对有助于许鸿炎并正在撰写以《百老汇音乐剧在东南亚国家发展之路》为题的博士论文。然而,如今回首,当初许鸿炎对百老汇的持续热情,是动之以情更远胜于说之以理!后记:敢敢圆梦如果你有梦,如果你很想实践理想,你不只是要说出口,还得敢敢把它化为事实!在许鸿炎的信念里,当踏出追逐梦想的第一步后,最坏的结局也只有失败,而失败,也决然不是阻挡人们前进的绊脚石!《吶喊》百老汇音乐剧日期:2010年10月15至20日票价:RM68, RM88, RM128, RM168地点:马来西亚旅游中心(MaTic)的东姑阿都拉曼礼堂订购热线:03-77115000网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