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G生活的 >警套指纹核对身份‧準新郎遭杀弃组屋 >

警套指纹核对身份‧準新郎遭杀弃组屋

警套指纹核对身份‧準新郎遭杀弃组屋(吉隆坡21日讯)离奇失蹤4天的準新郎黄福安,证实已遭人谋杀,被弃在灵市美丹花园组屋。警方在套取指纹作身份核对徵,证实其身份。至于死者的3名外劳员工,则在案发后下落不明。警方正在追查他们的下落。令人不解的是,死者在失蹤后隔天,其两间银行的现款被人盗提,共1101令吉。死者的父亲黄金狮(55岁,经营手机买卖)、妹妹黄美燕及女友洪丽珍(25岁)週一在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张天赐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黄美燕说,家人是在接获警方通知后,前往马大医药中心太平间认尸。“由于尸体肿胀及腐烂,根本无法辨认。我从他颈项的佛珠鍊及纹身认出是哥哥。”她说,佛珠鍊是她买给哥哥的,而她本身也有一条一模一样的。“之后,警方套取哥哥的指纹作鉴定,证实是哥哥。”她还说,据家人所知,哥哥从事承包及装修工程,有3名外籍员工帮他工作了约4个月,至于是孟加拉籍或巴基斯坦籍,则不得而知。“家人也不清楚外劳是否拥有合法工作准证,也不知道他们的资料、住宿等。”失蹤前与外劳吃晚餐她透露,哥哥在失蹤前曾与爸爸通电,指他载着一名外劳,準备享用晚餐,之后还要加班。“这名外劳之后连同另外两名外劳失去联络。”35岁的黄福安是于3月14日连人带车失蹤。其父亲透露,儿子在失蹤前曾联络他,指他与一名外劳一起吃饭。之后,家人再也无法联络上他。黄福安的女友与家人在找不到他后,分别到梳邦再也警局及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求助。灵市警方于本月18日中午12时,在美丹花园新区某组屋空置单位发现一具双手脚遭捆绑、嘴巴及鼻子被布蒙着的男尸,证实是窒息而死。父斥警办事不专业黄金狮谴责八打灵再也警方及梳邦再也警方办事不专业,不认真看待失蹤人口案。他说,其家人在儿子于上週一(3月14日)失蹤后忧心仲仲,并在儿子两名朋友的协助下,到处寻找。“儿子的朋友说他们曾在旧巴生路附近看见他载外劳上班,于是我们决定到那里一带兜寻。”他披露,他于19日凌晨在格拉那再也花园的汽车零件商店前寻获儿子的普腾赛佳轿车。“可是轿车被锁上,车内有儿子的公事包。为了安全起见,我不敢靠近,也没有强行打开车门。”之后,黄金狮致电负责调查儿子失蹤的警员巴卡,岂料对方却要他先驾驶儿子的轿车离开。“我一口拒绝,因为这样做等于毁坏证据。”他表示,他之后致电女儿黄丽燕,要她到附近警局报案,指发现儿子的轿车。可是,当黄丽燕却被警方要求到梳邦再也警局报,因他们之前是在梳邦再也警局报案。“女儿只好到梳邦再也警局报案,却因警方办事效率查,折腾了将近12小时,才由双溪威警局派出吊车,将轿车拖回该警局。”张天赐也质疑警方的办案方式是否符合程序。存款被盗提千元黄丽燕表示,家人在哥哥失蹤后曾拿着哥哥的银行簿子到银行检查最新存额,发现有人在哥哥失蹤后,即3月15日盗提了1101令吉。她说,据家人所知,哥哥共在3家银行开设户头,而其中两家遭人盗提,分别为101令吉及1000令吉。“另外一家则因家人没有该银行簿子,无法查询。”她还说,当家人向银行负责人了解情况时,对方以只有警方才能查询他人户头的资料为由,拒绝他们查问。警拒透露详情灵市警区主任阿尊奈迪表示,黄福安案件仍在调查当中,他也不便透露太多详情。他于週一证实日前在美丹花园所发现的腐尸,正是离奇失蹤4天的黄福安。他披露,家属于週日已经可以办理领尸手续。不过,由于黄福安的家属于週一前往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召开记者会后,于下午2时45分才前往马大医药中心太平间办理手续。此外,针对家属谴责警方不认真看待失蹤人口案,阿尊奈迪指灵市警方没有接到有关失蹤者家属的投报,因此也不便回应有关事情。不过他承认,死者的家属在寻获死者的普腾赛佳轿车后,曾通知警方有关事情。他说,警方在接获这个投报时,并不知道这辆轿车与该具腐尸是有关联,因此警方也只是循着发现腐尸这个线索展开调查。母不清楚儿工作情况另一方面,死者的母亲指出,她的儿子从事装修承包商已有20多年,不过由于儿子是与人合伙进行有关生意,因此她也不清楚儿子在外的工作情况。不过她说,儿子的为人很好,很少得罪人,因此家人难以接受儿子遇害的噩耗。死者的家属将遗体领出后,会将遗体送返万津的住家停柩两天,再于週三早上举殡及进行火化仪式。此外,家人也将死者生前最喜欢的CD及手袋放入棺木中作为陪葬品。‧2011.03.21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