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L一生活 >港铁上河图 @The Cob >

港铁上河图 @The Cob

港铁上河图

港铁上河图 @The Cob

港铁路綫图,可能是香港人最熟悉的一幅图。

不过,文字和路线以外,这路綫图可否多添一点人性?可否令我们更认识这个其实很可爱的城市?

于是,两个傻瓜非常执着地将幻想与现实结合,向大家演绎站名的由来,以及站外的千奇百怪。

p.s.你未必会同意这个另类香港地区指南,但藉此机会,我们邀请你去重新想像这个大家最珍爱、最珍爱的城市。

 

港岛线

港铁上河图 @The Cob

坚弥地城— 1870年代填出嚟,以香港史上唯一要宣誓两次先上到任嘅总督Arthur Kennedy命名。因位置处于城西边陲(望住青州睇日落好靓㗎!),好多所谓污糟邋遢嘢如屠房,焚化炉,天花医院,殓房同英泥厂都係这里出现过。不过这一切往事都不再重要,因今年四月这里有班无脊椎怪物,以为自己係阿飞正传里面只不羁无脚鸟,上咗架开篷巴士后横冲直撞,又唔肯落车,结果618甩晒辘,车毁人亡。

 

香港大学 — 香港第一所大学,精英(主义者)辈岀,舍堂文化尤为一绝,经常开p,兰桂芳为专用饭堂。不过,此处地势险要,即使在平地无障碍物,也会插水跌倒,切记小心。

 

西营盘 — 七号差馆对面的中联办,顶尖巨型的 disco ball,每晚举行党中央权斗舞会,顺便发死光攻击山城上的一家百年老店。而般咸道四只古老石墙榕树精係最近火焰立秋前夕,一夜间被剃鬚斩头,枉死矣。腐烂有病的,不是老树,而是当下麻木不仁,以民为敌的制度。

 

上环 — 旧时维多利亚城四环九约里最早的华人聚居地。这地历史複杂,关键词一大箩,包括:南北行,金山庄,卖猪仔,东华保良,1894鼠疫,文武庙和旁边苏丝黄世界里的南国酒店,两个大笪地,辛亥革命的足迹,香港报业发源地等等。近十几年上环SOHO/POHO士绅化,昔日庶民生活脉搏太平山街今日变得有点, you know … it’s like …造作离地,但新旧交错,不中不西的风景就是香港特色。荷李活道口二百米内,咖啡店,长生店,圣公会教堂,烧腊舖,跌打佬,寿衣 vs 比坚尼橱窗梅花间竹,互相辉映。不过我最喜爱的,都是大道西雀仔桥永恆不变的中药海味纸扎铺及一众镇店懒猫。Oh, 还有东街百年香料店那阵迷幻的丁香味啊!

 

中环— No Money No Talk.

 

金钟 — 这一带由香港开埠到1970年代未係军事重地,有兵房,军火库及水师船坞, hence”the next station is Admiralty”。站名来自昔日营内Rodney Building一个叫人食晏放工的金色铜钟,而因这栋楼,今日太古广场对面就有条乐礼道。可惜,赤化下的香港,礼崩乐坏,是非黑白完全颠倒,奴虫兰弹每日喺到X香港家刬,抗争结果由佔钟开始。It’s just logically inevitable.

 

湾仔 — 搁浅于湾仔第四代海岸线,貌像魔鬼鱼的会展二期,令人联想起靓模,什幺一蚊鲍鱼芥兰美食展,以及97年6月30号大不列颠的最后一夜。昔日下环富贵小海湾与彼岸尖沙咀分隔逾两公里,但经近两世纪的多番填海,湾仔海皮跟五支旗杆只剩约900米的安全距离,而大道东的洪圣爷早而嗅不到维港的泥鯭腥了。

 

铜锣湾 — 港岛冧吧one沦陷区。舖租劲抽,大部分铺头做晒名牌水货客生意,本地人去嚟冇乜意思。根据香港史泰斗Leopard Ting所讲,以前百德新街附近有牛奶公司冰厂,1962, 63年左右,每日下午会有只企鹅出嚟行来行去。铜锣湾旧时叫东角,係渣甸嘅世界,又有铸币厂,好多山。之后有建得像古堡的利舞台,不过同大丸,三越,电车厂及旁边湿det det的罗素街街市一样,都灰飞烟灭。属于那个年代的,就只剩周慕云和苏丽珍密会的地方。

 

天后 — 铜锣湾站係喺天后站以西,咁典解铜锣湾街市及警署会喺天后站嘅东面呢?原因係喺1950年代前,未填出嚟嘅维园就係地理上的铜锣湾,而面前的高士威道 (Causeway Road) 就是昔日连接东区和维多利亚城的石堤大道。 天后站位置前身是建筑令人震慑的铜锣湾裁判司署,站名取自附近早已与海绝缘嘅天后庙。Today, 天后大坑遍地开满人气食店,成就一众Openrice评分天后。

 

炮台山 — 话说北角堡垒街咗近喺19世纪时有座炮台守住维港东面嘅鲤鱼门。这段紧张岁月今日留下的痕迹就只有路牌一个。不过这区其实有座被违忘的古蹟:英皇道上97年结业的皇都戏院顶部,像苏联前卫建筑主义的抛物线形圆拱结构,从上吊起屋顶(所以戏院里银幕无柱阻挡),非常有型。陶杰说岁月苍凉,这些灰棚架子就慢慢变得像沙漠上的一堆骇骨。皇都戏院就是香港的吴哥窟。

 

北角 — 旧称七姊妹,香港岛遥望神州大地的天涯海角,我城共产势力根据地,礼义廉票仓。67暴动时上演英方直升机突袭英皇道左派桥头堡侨冠大厦,触目惊心。据说后面的渣华道(Java Road),取名自南洋糖王郭春秧于附近兴建的爪哇运糖码头。物换星移,2015年的每週日下午,这一带都会有很多印尼女佣,打电话回爪哇祖家报平安。

 

鲗鱼涌 — 香港早期工业区。地标太古糖厂出品远销东南亚,肯亚及伊朗等地。19世纪末糖厂经理居于附近的柏架山上,每天坐吊车落城上班。涌域其他景点包括丽池夜总会(久逝),七姊妹泳棚(久逝),香港大酒店及十八区最壮观的城寨「海山楼」。糖厂遗址今天已成打工新宇宙「太古坊」。

 

太古 — 太古城的前身是阳明远东的太古船坞。今日英资太古集团在港岛东的王国,由鲗鱼涌一直伸延到西湾河。不过其实夹係中间个站应叫大吉,事源Swire洋行早年一个大班很欣赏中文书法,不过笔划掌握有d甩漏,所以把好意头的大吉误写成太古,继而孕育出Taikoo Sugar 和 Taikoo Shing.

 

西湾河—站外地标太安楼每层有最少68个单位,曾经是个高空掷物黑点,多次有电视机、石油气罐、甚至沙发从天而降。不过今日大厦底层开满宵夜食店,全城男女也纷纷走进这个港产深夜食堂。

 

筲箕湾 — 出名渔船,客家石匠,东大街食肆,已拆卸的优秀设计公屋明华大厦,及译名靓的爱秩序湾 (Aldrich Bay) 。不过,小弟最印象深刻的,是战后出现于附近山上的圣十字村木屋区。话说有一晚,村内高高挂起的「信耶稣得永生」招牌有几个灯泡烧咗,结果缔造了「信耶稣得水牛」的奇缘。

 

杏花邨— 1980年代未这个随屋苑附送的新地铁站是中产家庭的象徵。环境清静,所以冇什幺是非想讲。Next!

 

柴湾 — 好远。到这里的人,一係Chaiwanese,一係转车去更远嘅小西湾,一係要上歌连臣角讲再见。山上的西湾国殇纪念坟场是香港最美的静土。

为您推荐